豆沙

[瑟巴]Delusions 幻觉 全年龄向 Fin.

好久没有写文,语言逻辑不通都是我的错。_(:3」∠)_


Bard是在一种炽热的目光中不自在地醒来的。

Thranduil侧躺在他身旁,金色的长发垂在身后,在床上画出了绝美的半圆。蓝色的眼睛溢满温情。嘴角不自觉地勾着,注意到Bard醒来,收了一下又重新挂上去。

“早安,Bard。”

“你在那里看了我多久了。”Bard半坐起身靠在床头上,揉了揉眉心。

“没多久,”Thranduil靠到他身边帮他套上背心,这时Bard才注意到他除了外衣什么衣服都穿好了,“大概从能看清你的时候吧。”

“……”Bard隐蔽地翻了个白眼,并确保自己的爱人没有看到。

Thranduil捧住他的脸吻了一下,他的唇很凉,并没有什么明显的触感,捧住他的手也没有什么体温。

Bard叹口气,为自己怎么都暖不热Thranduil的身体感到挫败。

“快穿好裤子,洗漱完我在厨房等你。”Thranduil站到床边揉乱Bard头发后走向了盥洗室,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。

Bard揉了揉Thranduil刚刚揉过的地方,今天的Thranduil和往常有些不同,更像是他曾经想象过的爱人,而不是平常接触的那个,高高在上,连爱都要爱的高傲的人。

今天是什么特殊日子吗?Bard扭头看了看床头柜上摆放的日历。

“你倒是快起啊。”Thranduil的声音从水下传来。

“就来。”Bard蹬上裤子,瞥了一眼床铺。

Thranduil睡过的地方依旧很平整。

Thranduil在Bard乘出煎锅里煎的焦黄焦黄的蛋时从背后抱住了他。

煎蛋差点从锅铲中掉出。

“Thranduil!”

Thranduil握住他拿着锅铲的那只手,把那个倒霉的煎蛋放到了盘子里。他转过Bard的身子,在充斥着食物香味的厨房里吻了他。

他的吻也很轻,像蜻蜓落在水面上一般,吻了很久,却没有留下他唇的触感。

“我会永远在你身边的。”

Bard看见那苍白又修长的手指摩擦着自己的嘴唇,从一边嘴角到另一边。

“我知道。”他开口。

天气很好,前几天的阴霾一扫而空。太阳在云层后半露脸,撒下光辉,空气不干燥,也无前些时日的阴冷。

“今天有什么日程吗,Thranduil?”

“有啊。”Thranduil翻了翻日历,收到了Bard传来的可惜的目光后嫌弃地扯了扯他的衣角,“我们去给你卖身新衣服。”

Bard把他的衣服从Thranduil毫不怜惜的指尖中扯回来:“我这身衣服还没买多久呢。”

“……你净买些过时的衣服。”

服装店的售货员帮Bard系上最后两颗纽扣,抚平衬衫上的折痕,Bard低头看了一眼Thranduil替他选择的衣服,叹气,他并没有看出这身衣服有多所谓的不过时。

Bard看向Thranduil时,他正在镜子前,一脸严肃地不知在端详什么。

“这身好看吗?”Bard问他。

“您穿上很帅,这身衣服销量可好了。”售货员回答道。

Thranduil扭过来头,皱眉看着他,像是对什么不满意。片刻,“解开第一颗扣子看看。”他说。

Bard照做。

“很好,就这身吧。”

售货员也看向Thranduil,笑道:“先生您真是非常有穿衣品味呢。”

Thranduil勾起嘴角挑衅地看向Bard,他默默撑了下额头。

Bard接到了Thorin的电话。

他们并没有谈论什么有意义的话题,无非就是朋友之间瞎聊聊天,谁又谈了新的女朋友,谁和谁在一起了,什么时候出去喝酒聚聚,这些话题好像永远都谈不烂。

Bard掀开帘子看了看楼下的车辆,此时天已经渐渐黑暗,落日也一半隐在了高楼后面,他有些心不在焉,随意地回答着Thorin的问题,直到他听到了那一句。

“对于那件事,你别太伤心。”

他把玩帘子下垂着的坠子的手顿了一下,将窗帘松开任它重新滑向窗户。他似乎对Thorin口中的那件事有些头绪,但又抓不到什么实际,他突然感觉自己的生活中缺失了什么,某个存在的东西,人,或物。

他想到了今早擦桌子时的发现。

“什么事,Thranduil吃早餐不掉渣吗?”

电话那头一瞬没了声音,随即传来Thorin的笑声,并不开心:“哈哈,没什么,你没事就好。我挂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Thranduil抬头看向他,又低头瞥了一眼电话线:“怎么,有什么事?”

“不,没有。”Bard直起身微笑,“我们今晚在家还是怎……”

“我们去楼顶,”Thranduil伸手去拉他,不料Bard不小心把垃圾桶绊翻了,他叹口气伸手扶起来,“看星星。……Bard?”

Bard盯着撒到地板上的垃圾发呆。

那里面有一份撕碎的报纸,没留下什么有价值的东西,但足以让人捕捉到几个关键词。

“车祸”,“死亡”,和一张被撕去一半只剩一缕金发的照片。

有什么记忆在Bard脑海中呼之欲出。

“Bard,亲爱的?”

突然又消失了。

“你还好吗?”

“……我很好。”Bard坐到沙发上,就在Thranduil的身边,突兀地问到,“你会离开我吗,Thranduil?”

Thranduil将Bard揽入怀中,吻了他的额头:“当然不会。”

Bard笑:“我们去楼顶?”

“去楼顶。”Thranduil起身,小声加道,“再也不会了。”

明月已从天边升起,给大地拢上一层柔光,点点星光在天空中点亮,徐徐跳动着,仿佛下一瞬就会熄灭的火光。

Bard搂住Thranduil,在星空下吻了他。

他伸手指向北方的天际,在他食指的指尖,有一颗明亮的恒星。

“看,那是北极星吗?”


End.


评论(26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