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沙

【莫萨莫】眷恋你的温柔 HCAU

这个名字……非常玛丽苏言情小说了,嫌弃(。)
脑洞万分庞大与美好,文却全是废话和不知所言,好多细节没有写出来,搞成大纲体。
扎特和萨聚聚合写好像被证实了,在1785年的报纸上有过报道。
非常OOC,两年复健的垃圾产物。
BGM:物語のはじまり--安濑聖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哀哭--安濑聖
是我听着写文的两首。

那可谓是一面明镜,并非机器,亦非人偶,根据主人给予的爱进而成长,你是……Hybrid Child。

莫扎特死后,萨列里几乎再也没有去剧院看过他的歌剧,没有了莫扎特指挥的歌剧仍然让人震撼,在层层音符堆积中会迷失了自我,但却感受不到曾经的一股灵气,不再是每一次听都有新的感受,而更像是在经历一遍又一遍的复制,从中找回莫扎特的影子就只是一种妄想。
在莫扎特活着的时候,他们探讨过以后,在莫扎特死后,他也曾想,如果当时他们能更坦诚一点,现在会是什么样?
萨列里照常过着自己的生活,莫扎特是他的好友,他们为一个音乐问题争吵,也曾一同作曲,他们中也许有过情愫,却又如伊卡洛斯般,飞的太高而被太阳燃烧了羽翼。他甚至不知他们能否称为恋人。他仍创作自己的音乐,谱写歌剧,招收学徒,好像什么都没有变化,维也纳也只是短暂的沉寂,很快便将这个人抛弃在历史之中。
那几年来自日本的Hybrid Child流向欧洲并在那里兴起,有钱的贵族们在家里养着这些孩子,将他们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供自己娱乐。只有主人的爱能让他们长大,让他们开口说话,有自己的情感,但终究也改变不了他们非人的本质。
而原本这一切与萨列里又有何关系呢?直到有一天,一位自称黑田的日本人将一个这样的孩子送到了他的家。
“先生,请您务必收下这个孩子,用您的爱意去灌输他的成长。”
多么奇怪的话,让人无法理解与接受,但不知自己是出于什么原因,萨列里把他留在了自己家中,像是自己的孩子一般养着他,他给他起名为米开朗琪罗,那个文艺复兴巨匠的名字,“神的信使”,教与他礼仪,人类的品质,从未把他当一个机器看待。
萨列里甚至愿意收下他成为自己的学徒,他注意过那孩子躲在门后看他的学徒弹琴的样子,他在等米开来再长大一点。米开来身上有一种他深入骨髓的熟悉感,可是不去细想又发现不了,真正去琢磨又好像仅仅触碰了丝绸般的尾翼而再又落空。
那次他带着米开来走在维也纳的石板路上,米开来蹦蹦跳跳如同一个和他外表般大小的孩子,独自一人顺着道路往前跑着,好像什么都不怕一般,却偏偏停止了剧院的门口。
剧院里在表演着莫扎特的歌剧。
萨列里定在原地。
他突然发现了那熟悉感从哪里来。米开来的眉眼与莫扎特那么的相像,还有那骨子里对音乐的感知。
他从那时候下定了决心,他这辈子都不会让米开来接触音乐。音乐是莫扎特的生命源泉,却也是折磨了他一生的东西,这不是喜剧,也不是什么幸福的故事,这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。
时间过得很快,快到不知不觉已经被称为老莫扎特的莫扎特的孩子都长大了,小沃夫尔冈投在了萨列里的门下学习音乐。
萨列里已经好几年没有再怎么想起他与老莫扎特的曾经了。
米开来还是几年前六七岁的模样,时光在他身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。
小沃夫尔冈继承了他父亲的一大部分长相,有时萨列里会看着他,难免感慨一下那个音乐天才的逝世。
沃尔夫冈和米开来玩的很好,好的像一对亲兄弟,长得也像,只不过每一次沃夫尔冈学习音乐时,米开来却次次要避开。
“萨列里先生,为什么我总是长不大?”
“您亲亲我,亲亲我我就长大了。”
“您真的爱我吗?”
萨列里对米开来的感情?什么对他来说叫做爱呢?
他找上了黑田的门,想搞清楚米开来长不大的原因到底是出现在谁的身上。
黑田的半张脸在阴暗的房间里看不真切,他身上一层一层的纱布在火光下尤为显眼。黑田背冲着萨列里,站在桌子前低声发笑,笑的毫无感情,却又让人绝望。
“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,有一个人的头骨,在死后被卖出,辗转到了我的手里。”
“我发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现象。”
“不然你认为我为什么会把一个五百万的人偶送给你?”
“先生,你的Hybrid Child长不大,因为你是真的爱他吗?而不是在透过他,爱着其他的什么人吗?”
那天晚上,琴房里传出了让萨列里陌生的曲调,他跌跌撞撞地冲进琴房,想要让米开来从琴椅上下来,想要责备他违抗自己下的规矩。
可是他停在了琴房门口,他认出了那段曲调,那是他与莫扎特一起创作的康塔塔曲谱,却从未真正登上过任何一间舞台。
米开来从琴椅上跳下来跑向萨列里,仰头将手中的递了过去。
“萨列里先生,我脑子里一直有这段旋律,我希望这能使您原谅我今天的话,我知道您是爱我的。”
萨列里盲目地接过那份乐谱,却在听到米开来接下来的话后,攥紧了它,用力到修剪良好的指甲都在纸张上留下了印记。他跪倒在地毯上,眼泪瞬间淌了满脸,疼到胃都在抽搐。
他忽然明白过来莫扎特已经死了很久了,他对他的那些感情并没有消失,只是潜伏着,潜伏到现在,在这样的契机下,才让他突然反应到他早就失去了莫扎特,永远都不会再有如果和以后了。
米开来说,
“萨列里先生,请您看一看,而我?我不需要。”

黑田先生发现了什么?他收到了莫扎特的头骨,他发现了莫扎特对萨列里的情感和遗憾,他想如果月岛的意识能够重现的话,也许莫扎特的也能吧。
米开来在最后说的那句话,就是法扎里莫扎特对萨列里说的第一句话,萨列里对莫扎特的离世感觉迟钝,而这句话就像一个契机,让他明白过来,他们之间一切的开始,早就结束了。
但谁说这不能算一个新的开始?

评论

热度(14)